伯纳黛特

《薄伽梵歌》的几个译本

dlcby:

读书笔记


 


倘汝为一切罪人之尤兮


则唯以智识之筏


而度滔滔之罪流


——徐梵澄译《薄伽梵歌》4.36


 


      《薄伽梵歌》中译本很多,我现在手上就有七个。内容上可分两类,一类是对《歌》的翻译,是常见的黄宝生版、张保胜版、徐梵澄版,还有两个较为少见,台湾的钟文秀版和嘉娜娃的《博伽梵歌》。另一类是阐释性的翻译,或者说是注经模式,是王志成等的《薄伽梵歌注释本》,和李建霖等的《薄伽梵歌原意》。


        一开始只是想看看黄版与张版,后来强迫症发作,找了一个又一个……



 


        王志成版的译后记有一段话简单比较了各家,我感觉颇为中肯:


 


 一直以来,我都有一个愿望,希望能翻译一部语言大众化、灵性而非宗派性的世界性经典《薄伽梵歌》。之所以有这样的愿望是因为,虽然国内已有了多个译本,也各有优点,但对现代社会中的大众来说,这些译本也各有“缺点”。例如徐梵澄先生翻译的《薄伽梵歌论》,其语言过于古涩,除了专业人士,一般人都读不进去;张保胜先生翻译的《薄伽梵歌》太过学术,不适合普通读者阅读;徐达斯先生翻译的《薄伽梵歌》不错,但对《薄伽梵歌》的解读似乎过于中国化,语言也过于追求典雅,且有些中印哲学概念的对应值得商榷;嘉娜娃女士的译本以及李建霖与杨培敏的译本太过宗派性;黄宝生先生的译本文字清晰,但注释还欠丰富。另外,台湾邱显峰先生的译本也还不错,但大陆不容易见到。……


 


         黄、张、徐的译本都是诗体,保持了原文的形式。黄版应该是最为普及,因为商务印书馆一直在重印,而其他两种早已绝版。黄版确实通俗,我觉得最适合入门。行文清顺,简化了一些不那么重要但却很难简单表达的概念,在译名问题上,也采取简化手段,比如,黑天的众多称谓,一律代之以黑天这一个名字,或者干脆省略。再者,能意译的名字绝不音译。


        前一点我觉得略可惜,黑天的名字是很有趣的,各有来历。忘了在哪看到过,史诗里同一个人有很多不同名字,一个重要原因是音韵上的考虑,音节不同的名号越多,越方便在合辙押韵时选用。翻译到中文,这点已然意义不大。不过,我发现张版还是尽可能利用了这个优势,举例:


 


如今我们看到了


毁灭宗亲的罪恶,


瞻纳陀那哟!


为什么还不赶快挣脱?(1.39)


 


        瞻纳陀那(Janardana),就是黑天的一个称谓。音节长,单独占一行看起来诗节就比较齐整。比较黄版同一节,彻底省略:


 


而我们完全明白,


毁灭家族罪孽重,


那为什么不懂得,


要回避这种罪过?


 


         这方面,张版是严谨的,形式上实在撑不住必须省略称谓,会在注释里声明。而黄版没有。


 


        说到黄版明白晓畅,也举一例:


 


我、你和这些国王,


过去无时不存在,


我们大家死去后,


仍将无时不存在。(2.12)


 


张版:


 


我未曾不存,


你与诸王也是同样,


以后,我们大家


也并非不存而亡。


 


         要不是后面有个注释,我是看不懂“不存而亡”是什么意思。但我还是最喜欢张版,因为保留下来的细节最多。


        第五章是重要的《舍弃有为瑜伽》(黄译《弃绝行动瑜伽》),涉及概念较多。张版:


 


既瑜伽者能有无上平静,


是因为完全舍弃了业果;


非瑜伽者为欲望所驱使,


受束缚是因对业果执著。(5.12)


 


        其中“既瑜伽者”、“非瑜伽者”,张版做了注释,分别是yukta和ayukta,指达到和不能达到最高修行阶段的人。黄版:


 


约束自己,摒弃行动成果,


达到持久的至高平静;


不约束自己,听任欲望,


执著成果,就会受束缚。


 


        化解了这对概念。不过更重要的、涉及根本的那些概念,黄版是不化解的。


 


张版注释最为详尽,常有大段背景介绍,如10.26关于婆利古和古代祭祀的介绍长达两页。


6.8的智与识,列举了三种解释。懒得打字,直接拍图:



 


8.9的浮载与极微


 


比较黄版(下图),能看出张版的译文(上图)更为细腻。



  


         然后是徐梵澄。这个译本相当特别,50年代在印度译成,80年代才在国内出版,工作环境独立,译名自成一格。最特别的是,文言文。我对它的印象,第一眼高大上,第二眼看不懂。后来读完了前两个译本,再读徐版,勉强能看下去。看得下去后就很感动。有更简单的方式,却选择了最艰难的。这是目前唯一一个做到押韵的诗体译本。译序解释了为何用这种文体:“抑此圣典,歌也。歌必可唱咏讽诵,于华文以古诗体翻之也宜。抑此歌,圣典也。译词当不失其庄敬,出义须还之于梵文也无失。敬不失礼,而文义可复,庶几近之矣。 ”


        感受下这译名风格,比季羡林的《罗摩衍那》更不好接受。



 


 


        感受下这庄严热烈的文风



        如果我没记错,三无字幕组在翻译摩诃婆罗多的薄伽梵歌时用了其中几句。


 


         钟文秀的《薄伽梵歌》只译了12-18章,为何做此选本,没有说明。译法我感觉是亦步亦趋,但也流畅可读。此译本有个极大的好处,梵文对照、罗马注音、梵文单词汉译,可以直接当语言教材用。感受下:


 


 


 


         嘉娜娃的《博伽梵歌》是从英文转译的。这位译者还翻译了皇皇巨著《博伽梵往世书》,尽管是国内出版的唯一一种往世书,注经部分宗派性太强,毫无宗教情怀的我努力了几次都读不下去……不过《博伽梵歌》倒没这个问题。此译本我也就大致翻了一下,语言乏味,体例上有梵-罗马字对照,但跟类似体例的《原意》相比也无甚价值。唯一好处是附录中有梵文名词索引,对我很有帮助。



 



 


 


         最后是两个注经版。《原意》也是嘉娜娃《博伽梵往世书》那个宗派的作品,体例一脉相承,但译文流畅好读,兼有梵-罗马字对照和单词汉译。注经部分的“要旨”我同样敬谢不敏,但其他并非一无是处。比如详细解释了黑天各个名字的来历和内涵,很多地方能补充其他几个译本注释的不足。但有些地方跟黄、张版有微妙差异,比如1.40:


 


 


         这里的“不想要的人口”,在黄、张、徐版都是种姓混乱,看列出的梵语单词,似乎并没有提到种姓。不知道是不是他们使用的原文版本有异。


 


         王志成的《薄伽梵歌》是新近出的,也是译自英文。从本文开头引用的这段就可看出,这是一个“灵性”导向的注本,宗教意识不明显,道德指引感很强。对照《原意》,是很有趣的阅读体验。同一段话的引申见仁见智,《歌》之博大精深可见一斑。同样,虽然主要目的是夹带私货,对文化背景的介绍相当尽职。



 


         以上,诸版都可一读,相互参照,各取所需。

薄伽梵往世书 卷一 卷二

Lion:

薄伽梵往世书笔记


        Bhagavata Purana: The Holy Book ofVishnu by Ramesh Menon. The translation is based on (1) Bhagavata Purana bySwami Tapasyananda, and (2) Bhagavata Purana by Motilal Banarsidass.


 


第一本


        主要在苏薄伽梵往世书。比如苏卡说它远比天神盛满甘露的圣杯珍贵,比如梵天说连续七天听人吟诵薄伽梵往世书是获得解脱的最简单最直接方式,胜过一切别的……


        薄伽梵往世书开篇即是争斗时代(kaliyuga),仙人Suta开始给一群在争斗时代挣扎渴望获得救赎的人讲述往世书,开场先追述了往世书之前的三次吟诵。


        第一次由Suka讲给俱卢王朝的继承者继绝王,据说发生在黑天离世三十年之后(it was the ninth day of thebright half of Bhadrapada…)。所以按薄伽梵往世书,俱卢之战时黑天(以及他上辈子的双生兄弟阿周那)已经起码九十五岁了……


        第二次由一位叫Gokarna(牛耳?)的人讲给他的兄弟Dhundhukari(以及很多很多围观群众)。Dhundhukari的父亲是位富有的婆罗门,本来应该没有孩子,强求过路仙人的恩赐。仙人不得已拿出一个果子,说如果他的妻子吃了果子后的一年中虔心斋戒不说谎不做坏事,那他们即将得到一个很好的孩子,否则他会得到一个让他后悔终生的孩子。婆罗门的妻子不希望经历生育之苦,于是和来访的姐妹商量偷偷用正好怀孕的姐妹的孩子糊弄丈夫,并随手把果子喂了家养的母牛。那个换来的孩子就是Dhundhukari(是随母亲XX之子这种命名方式),而母牛也生下一个很漂亮却长着牛耳朵的儿子Gokarna。Dhundhukari长大后坏事做尽,逼走了父亲逼死了母亲,最后自己把自己作死了。死后生前的罪恶折磨他让他灵魂不得安息,Gokarna在四处朝圣的过程中为他举行了很多次祭祀都无法洗脱他的罪恶。最后Gokarna回到家乡吟唱薄伽梵往世书(…theliving embodiment of Vishnu…),七天之后Dhundhukari升天(进入Vaikutha, Vishnu’s realm)了……当时有很多围观群众也在听,却没有像Dhundhukari一样升天,Gokarna被这不同的结果惊到,忍不住问来迎接Dhundhukari的毗湿奴的使者为什么,结果答案是他们没有Dhundhukari听得那么投入,那么把薄伽梵往世书当作得救的唯一一根稻草==但使者也说了,只要大家再完完整整地听一遍,大神将亲自降临把他们迎入Vaikuntha。于是在群众的强烈要求下Gokarna又讲了一遍,大神现身,拥抱Gokarna后带所有人一起走了。


        大神现身的形象,蓝色的肌肤,穿着黄色的衣服,胸前一颗红宝石,撞色撞得略凶残==


        第三次,仙人Narada(那罗陀)在Yamuna河边遇到一位很美丽的女子Bhakti(devotion)和两个其实是她儿子但老得仿佛她的祖父辈的男子Gyana(true knowledge)和Vairagya(dispassion, detachment, renunciation)。Bhakti哭诉说因为kali的影响,她的儿子们变得虚弱无力仿佛随时都会死亡。Narada很同情,于是四处寻找修为高深的仙人询问唤醒Bhakti的儿子们的方法,最后他遇到了FourKumaras(库玛拉神,梵天的四位从思想中诞生的儿子,精通吠陀。Narada据说也是梵天的儿子,但这里看起来他们好像不熟……)。Kumaras吟唱薄伽梵往世书,Bhakti的儿子们恢复健康,Bhakti按嘱咐留在世间指引争斗时代的人们找到大神得到拯救。


        第一次看这段的时候一大把不认识的名词,完全没看出故事的意思。现在一查,原来说的是争斗时代各方面退化,于是知识不管用,修行不管用,只有通过对大神的虔诚信仰才能得救。所以Gyana奄奄一息,Vairagya奄奄一息,只有来到黑天少年时代玩乐的Yamuna河边的Bhakti恢复青春活力——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第二本


        依旧在介绍薄伽梵往世书的背景。


        作者广博仙人(Vyasa)是破灭仙人(Maharishi Purashara)和贞信的儿子。他的儿子,后来在恒河边给继绝讲了往世书的苏卡(Suka),以鹦鹉为名。好像有说法说苏卡长了鹦鹉头,但我记得后面继绝第一次见苏卡的时候,恍惚间以为被少女们围绕的快活健美的苏卡是少年时代的黑天,所以这里,苏卡应该还是彻底的人类形象……


        广博仙人在争斗时代把原始吠陀拆成四部,好让智力大不如前的人们继续从中汲取知识。同时为了教育不能修习吠陀知识的低种姓和女性,广博仙人写了摩诃婆罗多,把知识融于故事中。做完这一切之后广博仙人依旧不安心,仙人Narada建议他写薄伽梵往世书供有一定修行和智慧的智者们研读——这么说广博仙人既可下里巴人又可阳春白雪,花痴下~


        安利广博仙人写书的过程中,Narada追述了一段自己得道成仙的往事。某一个时空里(kalpa,宇宙生灭大神清醒到沉睡的大循环),Narada作为伺候修行者的侍女的儿子出生,从小听着修行者们讲述黑天的故事心生仰慕。母亲尚在的时候他被对母亲的爱和责任束缚,母亲过世后Narada开始四处云游,最终长期的苦行净化了他的灵魂,使他得到新的身体,并以Hari(毗湿奴的名称之一)的朋友和信使的身份继续在世上游荡。


        从此之后,每个kalpa结束时,Narada借由呼吸进入梵天,梵天重归陷入睡眠状态的毗湿奴,造物蛰伏。一千个时代(yuga)之后,毗湿奴重新进入清醒和造物的状态,梵天从毗湿奴(原文用的称呼是Narayana)肚脐里生出的金色莲花中苏醒,包括Narada在内的所谓的原初的圣仙(original rishis)从梵天的呼吸中诞生。


        有人问讲解暂告一段落的Suta说为什么像苏卡这样从来没有被摩耶束缚的人要学习薄伽梵往世书呢(亦即他们不需要拯救),Suta说因为听大神的故事让他们很开心啊==


 


        接下来话题转到继绝。这一段不少第一遍看时因为不知道如何抓重点而被我忽略的细节。俱卢之战一千万刹帝利战死,王族的实力从此一蹶不振。继绝在母亲至上的子宫里看到拇指大小有四只手臂的存在挥舞着战杵把梵天法宝(Brahmasirsa,没查到中文是不是译成梵颅)打跑了,因而获救。黑天在大战后三十三年离世。继绝后来娶了优多罗王子的女儿,妹子书上用了lovely来形容,我脑补中应该是个和剧中的至上一样甜美可爱的姑娘。继绝征服了整个世界,并在恒河边举行了三次马祭(Aswamedhayagnas),他的导师慈悯(Acharya Kripa)主祭。


        之后是继绝抓住了折磨正法之神(DharmaDeva,形象为一只脚的公牛)和大地女神(Bhumi Devi,母牛)的kali最终却又放走kali的故事。这位正法之神不知道是不是坚战的神爹阎摩,是的话这个吓尿了(Theking saw the one-legged bull urinating in fear…)的形象实在是……不过这位正法之神在继绝问他谁伤害了他之后说了一段异常晦涩但继绝却称赞为细致阐述了sanatanadharma的话:


I cannot decide who the trueaggressor is. Some say it is the Individual Soul who dispenses pleasure andpain; others, astrologists, say that Fate and the Planets rule our lives, andfetch us joy and misery; still others have it that Nature, Prakriti, causesthis world and all that is in it; while, some hold that God the Supreme Soul isthe origin of all things. For myself, I am confused; you consider yourself whomyou choose to blame.         


        至于sanatanadharma,谷歌给的解释:


Sanatana dharma, in Hinduism, term used todenote the “eternal” or absolute set of duties or religiously ordainedpractices incumbent upon all Hindus, regardless of class, caste, or sect.


        我理解的薄伽梵往世书提倡的观点,应该类似(但不等同)最后一种,神是一切的本源,但世间的苦乐更多的是摩耶的作用,在通往神的道路上它们都是虚幻的。谷歌给的sanatanadharma的解释我还在消化中……


        关于正法之神的脚的解释,据说圆满时代,简朴(austerity)、纯洁(purity)、同情心(compassion)和诚实(honesty)是正法的四足,到争斗时代只剩下诚实。Kali还在努力砍断这最后一足。


        继绝最终没有杀死kali(貌似因为kali yuga是唯一的一个一点点向善的念头都会结出善果而恶果必须从恶行开始的时代),而是把kali赶出他统治的境遇(差不多就是整个世界了- -)。薄伽梵往世书在这里很苏地说继绝活着的时候,正法之神像圆满时代那样四足俱全,哪怕理论上当时正处于争斗时代。


        继绝打算惩罚kali时念的是般度之子的公正之名,在回应kali饶命的请求时提的却是阿周那的荣耀:原来某人的软萌是官方设定……


 


        继绝被诅咒这段写得有种命运如此的感觉,涉及的人多多少少都有些行事不恰当的地方,但文字中却看不出责怪的意思。


        继绝在狩猎中追逐猎物(一只美丽的鹿)跑了很远的路程,来到某隐士的隐居地。这位处于故事中心的隐士没有留下名字,只知道他的儿子叫做Sringi。隐士当时处于冥想状态(turiya,pure consciousness,是超越清醒、做梦、无梦的睡眠这三种通常的精神状态的第四种状态),对来访的国王毫无知觉,也没有按习惯招待客人。当时又累又渴的继绝脾气不太好,捡了附近一条死蛇挂在隐士的脖子上后离开。Sringi回来后看到自己的父亲受到如此对待大发脾气,周围的婆罗门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于是他诅咒继绝七天之后被蛇王多刹迦咬死。从冥想中恢复的隐士知道这一切后追悔莫及,教导儿子小事而已不该用这么重的处罚,但他改变不了继绝死亡kali横行世间的未来。


        回到象城的继绝也后悔自己对隐士的不敬行为,祈祷不管有怎样的恶果都能自己承担不要波及到自己的孩子。传令官告诉他Sringi的诅咒后,他决定放弃王国以及他在世间的束缚,到恒河边冥想大神等待自己的结局。


        恒河边一大堆有名的仙人专程赶来陪伴继绝度过最后的七天。苏卡在一群妇女儿童地簇拥下出场,书上花了两三段来描写他的美貌:过肩的长卷发,闪亮的眼睛,双手过膝,所有人看他都带着点星星眼,和女人孩子们分别的时候拥抱亲吻,果然是和黑天一样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美少年XD(没有鹦鹉头……)


        苏卡当时十六岁,鉴于他在二分时代末期从父亲广博仙人那里学到薄伽梵往世书,继绝当国王的日子最多十六年——这种黑暗降临前最后一丝微光的感觉似乎有点惆怅……


        苏卡一摆出一幅我已准备好你们有问题就问的宗师样子,继绝就请教怎样才能在七天里净化自己,答案当然是听薄伽梵往世书并进行特定的修行——舍弃一切羁绊,在圣水中沐浴,静坐冥想,控制呼吸,轻吟AUM(好像也有记作OM的)——关键是要想着黑天。


 


        继绝的下一个问题,应该想着黑天的什么形象呢?


        ——宇宙相(VirataPurusha)。


        这段关于宇宙相的描写单看部分还是蛮苏的,比如日月是他的双眼,白天和黑夜是他的眼睑;天空是他的肚脐,星河散布他的胸前等。我尤其喜欢那句endlesscreation springs from his sidelong glance。不过整段读下来我觉得这些比喻更多的是用人们熟悉的东西来阐述抽象的宇宙之神的概念,不全是在苏大神。历史书上经常出现的种姓神话,婆罗门是大神的嘴,刹帝利是他的手臂(前面写因陀罗和其他天神的时候也是用手臂作比),吠舍是他的腿,首陀罗是他的脚的比喻也在这段出现了。


        人类是大神的居留地。我猜这句话应该跟后面反复强调“只有转生为人才有得到解脱的可能”有关,当然阿修罗悟道超脱的故事后面也是有讲的==


        苏卡应该是让继绝怀着仰慕之心念想宇宙相形态的大神的吧,但我老忍不住想起薄伽梵歌里那个以时间之主身份把俱卢之野上的人们碾碎在牙间吓哭阿周那的大神,总是无法入戏。薄伽梵往世书虽然也说阎摩是大神的毒牙,但不知为何就是透出一种很迷妹的感觉,远没有薄伽梵歌花痴得节制。


        非宇宙相的黑天依旧是乌云般暗蓝色肌肤,穿黄袍子,胸前挂着Kaustubha宝石(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Kaustubha是红宝石,可能后面提过吧)。这里还写了下他的莲花眼,拴着宝石的黄金链子,以及和宝石并列胸前的吉祥印(Srivatsa,拉克什米女神的象征)。


 


        继绝继续询问如何修行的问题。


        细节略过吧,反正我没看太懂,记下几个我觉得有意思的点。修行成功的人似乎会得到一个新的纯净的身体,可以在时空中任意穿梭,一个kalpa的末尾他还能围观一下世界如何消亡。关于这群得道的人,有另一个时间概念,parardha,据说相当于100,000,000,000,000,000年,这个概念有什么用我还在想,因为原则上这群人是超越轮回的。最终当一个得道的人放弃一切,包括在宇宙间游荡,和大神融合时,他将永远处于幸福状态。但我猜这时候他也不再是他了吧,因为个人的小我已经完全消解了。


        每个Kalpa结束时,世界毁于舍沙槽点一千张嘴里喷出的灭世火焰。湿婆在薄伽梵往世书里的地位挺微妙的,作为三相神之一,需要写他的时候书里极力赞美,但是绝大部分时候湿婆就这么默默地被忽略了……


        后面有一大段关于为什么目的拜什么神的论述。想要解脱即信仰毗湿奴(黑天)。想求子找达刹,学习吠陀找梵天,寻求力量和技巧找因陀罗,长寿找双马童……湿婆稍稍出场了下:渴望学习的人应该成为湿婆的信徒。爱情和婚姻找帕尔瓦蒂,湿婆和帕子果然是美满夫妻的典范XD


 


        在话题转向创世之前,Saunaka(前面跟Suta对话中被我用“有人”指代的那位)插入了一段自己对大神的爱的表白。太迷妹的部分略过,有个比喻很美,看不到黑天的眼就像孔雀尾羽上的眼一样盲目。


        继绝请苏卡讲述更多关于大神的事迹,于是苏卡重复了梵天和Narada关于是谁创造了世界的对话。梵天说创世的是没有形态却掌控三种原始能量的大神,他只是媒介:


        Narayana, who lies upon eternal waters,is formless. But he has assumed attributes, the three gunas, sattva (harmony orequilibrium), rajas (activity) and tamas (inertia), which create, sustain anddestroy the world of appearance.


        从薄伽梵歌注解中抄来的一段关于三种能量的说明(中文似乎译成善性、优性和暗性,但翻译过的中文词我也看不懂意思--):


Guna means strand, and in the Gitathe gunas are described as the very fabric of existence, the veil that hidesunity in a covering of diversity. Tamas is maya’s power of concealment, thedarkness or ignorance that hides unitive reality; rajas distracts and scattersawareness, turning it away from reality toward the diversity of the outsideworld. Thus the gunas are essentially born of the mind. When the mind’sactivity is stilled, we see life as it is.


        创世始于单一且无形态的大神具体化多样化的愿望。具体过程太玄妙我就不尝试重述了,记几点我觉得有意思的东西。


        小我意识Ahamkara(the sense of self, of I-ness)孕育出物质世界、感觉和感觉对象。小我有三种对应于三个gunas的分化:sattvika, rajasika and tamasika。


       


        薄伽梵往世书版的五行说:以太是最早从tamasika ahamkara中成型的元素,对应听觉;以太随后化出风(触觉和听觉),风化出火(加上颜色和形状),火化出水(再加上味觉),最后水化出地(加嗅觉)。物质和它被感知的属性似乎是不分开的,所以没有被任何存在感知到的沙砾就不存在?




        感知或被感知的东西造好了,更抽象一点的智力(intelligence),生气(prana the vital breath)以及行动力(thepower to act)就从rajasika ahamkara中生出了。然后因为大神的愿望,一堆我不确定是什么的东西被似是而非地统一到一起形成了身体(thebody)……一个个来,the bhutas似乎是物质性存在,theindriyas貌似知觉,the mind思维,thegunas属性或者能量(?),以及我唯一还有点确定的the Devas天神们。


        之后关于宇宙相的各处分别是什么又重复了一遍。


        叙述完一切的梵天表示当自己刚从大神肚脐间生出的莲花中醒来时,被震撼得想献祭礼赞大神,于是收集了需要的各种祭品,举行了第一次祭典(yagna)——我觉得我其实还是蛮喜欢吐槽的,比如看这段的时候一直在想梵天不是自称所有存在之物的创造者吗,结果醒来第一件事就找东西献给大神去了,那找来的这些东西到底是谁造的==


        花痴大神的时候梵天说大神的摩耶实在是太变化莫测了,大神自己也没有完全摸透,就像天空不知道自己的界限一般。难怪我那么喜欢薄伽梵往世书,在因为近乎全能所以并不全能的大神面前,“全能的神能不能造一块自己也搬不动的石头”这样的诡辩就不管用了XD


        原人Purusha也有一千个脑袋,正好配舍沙……

虫二画十:

只想说字幕组你们太调皮了,湿婆都躺枪了【没错我就是任性的要为湿婆打一个TAG

每次都要看三遍,第一遍字幕第二遍弹幕第三遍脸,等看完脸之后又不知道第一遍他到底说了什么了。。。

坤三火:

我是你呼吸中的生命
我是你泪水中的情感
我是你唇上的微笑
我是你话语中的每一个音节
我也是你呻吟中的痛苦

爱此清凉窟:

Gangadhara-作为承接恒河者的湿婆
仨版本,不能决定哪个好看一点🙄
向Vinu致敬。

眠狼:

想起来,P5的群像其实和这张:http://sevnilock.lofter.com/post/1d0f0f03_12be9228 是同一套,喜欢哪个版本存哪个版本吧~

眠狼:

RDJ和各宇宙铁人,单人向壁纸走一波。

P1和P2是大腐剧照临摹练习。
P3和P4是各宇宙铁人线稿合集。
P5是钢铁侠单人电影人物群像。
P6和P7是画集里收录的单人版本(别多想,改成单人版纯粹为了过审。)
P8和P9是漫画版本钢铁侠,究极+616。

【影/沛虞/权瑜衍生】血腥爱情故事

王赳赳:


一言以蔽之,是两个变态谈恋爱的故事。ooc有,私设有。注意避雷。 @携手相将 一如既往送给主公



01
一步,两步,三步。


他的都督向他躬身行礼。


沛良的眉扬了一下。


这个人从一踏进内室开始,沛良就知道,他不是子虞。


清萍分辨不出,鲁严分辨不出,就连小艾在那种肖似下,都会出现摇摆和恍惚。


只有沛良,只有他,参破了。


子虞身边有很多敬慕他的人,他们自以为了解他的品行,他的执念,他的容貌。


可事实上,他们居然都不如他,一个仇恨子虞,恨不能把他剥皮拆骨,食肉饮血的人。


他知道子虞,像树木知道自己植根的泥土,鱼知道自己栖身的水那样——细微处如行止时落脚的分寸,肃杀时眉间凝的褶皱,到每一寸皮肉,每一寸骨血。


这个人——像则像矣,可惜不是。


子虞何以不在?这种违背他,忤逆他的情形,是多么大的乐趣,他居然不肯亲至。 


病了?死了?还是怕了?


想到种种可能,沛王大笑起来,散着一缕鬓发,恣肆癫狂,近乎痴态。


“子虞”皱眉,不大赞赏的样子。


这个轻蔑的神情倒是惟妙惟肖——子虞也看不起他,打心眼里的那种。他嫌他优柔,嫌他寡谋,嫌到最后,事无巨细,统统代劳了。


——沛人只知大都督,谁识沛王?


小艾是来卜卦的——子虞那样狼一般残酷的男人,他的女人却极温驯,一双眼睛像鹿,安静地注视着一切。


沛良产生了一种恶意,子虞不在,他可以把他珍爱的东西肆意践踏在脚下了。


他逼迫他们合奏,看子虞的女人要持刀断指。


他觉得由衷的快乐。


真好——真是太好了。


那双被子虞千百遍抚摸呵疼过的手,将鲜血淋漓的落地了,落地时一声闷响,子虞若得知,他的心会不会也跟着紧缩?


这个美妙的时刻,“子虞”却在这时猛地扑了上来。


沛良又笑出来,他真想走过去,指导一二。


“不对,你演的不对,子虞不是这么演的。”


他怎么可能会扑过来阻碍?


子虞的骄傲不容他这样,没什么能让他移情移志,小艾也不能。


小艾是他的发妻,是他的附属,是他心志的一部分,既然子虞的成命没有收回这一说,小艾的誓言也决不能不履行。


别说断指,就是小艾今天在这里挥刀自刎,子虞也绝不会拦一下。


他宁肯在日后,以千百种手段,疯狂地报复沛良,也绝不拦这一刀。


哪怕这人是他心尖上的女人。


02


杨家刀法霸道至极,一旦伤及,药石罔效。


沛良寻医问药多年,上下求索,动辄亲临。


朝臣皆窃言,大王与都督君臣相契,情逾兄弟,什么君臣不合,不过危言耸听,不攻自破。


子虞谢恩,他墨色的朝服铺陈在地上,像是朝四面八方奔涌而去的暗流。


只有他俩明白,深林朝野,沛良千般求索,就是生怕有一个神医能治好子虞,生怕有一种偏方能根除刀创。


——五年,他算准五年,子虞当枯萎颓败,一拈即成齑粉。


可是子虞在哪呢?


像是不易的胜利无人分享,他的对手正藏在暗处舔伤,眼里有幽暗的光。